于红梅,宋飞、于红梅和姜克美,谁的二胡成就更大?


时间:

平时在头条上看到三位大咖,她们的二胡表现都拉些级别不高的曲。象《一枝花》《江南春色》(都6.7级)稍高的是41调的《洪湖人民心愿》。这些都很好,看不出来高低,但也反映不出最高水平。只有一个场合才能显示出功底:那就是交响乐叙事诗:《红梅赞》可能11级吧。《梁祝》小提琴变奏曲,拉完需20分钟那首曲,难度12级,这时看出一个人的修为了。七,八年前有幸电视上看过一次,很震撼。至于姜克美,给我影响是京胡。讲实在,京胡与二胡没可比性,前者无須换把(要有也只二把),没半音。后者换4把5把,经常性,半音接蹱而至,且都在快弓里头,还雪加入对作品的理解,领会程度,完全靠双手表达给听众,难多了。所以请不要问这些容易得罪人的问题。任你问什么人,他们都会与我一样回答。

宋飞、于红梅和姜克美三位都是国乐大师,在二胡界都是鼎鼎有名的,但说到成就这个词,就很难衡量了。本来每一位大师,各有千秋,有不同的演奏风格,成就的标准也很难界定。

宋飞豪迈,于红梅细腻,姜克美偏向于京胡、板胡,可能是距离京城太远,言言对于姜大师比较陌生。

言言作为一名二胡曲的爱好者,个人比较喜欢宋飞大师。多年以前,曾在中央音乐台的风华国乐节目中,欣赏到宋飞大师的《清明上河图》而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这位大师。

《清明上河图》原是北宋著名宫廷画家张择端的旷世巨作,一千多年来,被历代无数著名画家所临摹,也以其他形式长存于世,比如十字绣,比如剪纸,而当言言听完用二胡形式来演绎的这幅巨作时,心里更是激动无比。

宋飞大师通过二胡的二弦一弓,将北宋时期汴京的繁荣街市景象及500多个人物形象表现得酣畅淋漓,使言言听后感觉到的是“痛快”两字,绕梁之音,多日不绝于耳。

言言觉得宋飞大师的演奏风格颇似闵惠芬老师,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三位大师中最喜欢还是宋飞大师。

100个人的眼中,有100个哈姆雷特,对于音乐和艺术家,也是一样。

也许你有不同的看法和喜爱,欢迎留言评论切磋,或关注“吴言心旅”,用音乐来一场洗心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