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2018和谁重组,加多宝与中弘股份“重组案”陷罗生门,谁在撒谎?


时间:

8月28日,中弘股份发布了一份《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根据该协议加多宝集团将参与此次债务重组,“解决”中弘股份面临的债务危机。而随后,加多宝集团紧急发表声明否认参与中弘股份债务重组,协议核心内容为4点:1.加多宝集团对《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全不知情。2.加多宝集团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3.中弘股份公告中涉及加多宝集团经营及财务状况失实。4.加多宝将追究法律责任。因为凉茶厂商加多宝的否认声明,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0979,中弘股份)与加多宝之间的所谓《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陷入重重迷雾。 8月28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相关方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该公司及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卓业”)参与人为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和公司财务总监刘祖明,加多宝集团参与人为首席执行官黄伟清,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参与人为法人代表邓伯淙。协议于2018年8月27日下午在香港中弘国际会议室签署,协议签署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 到底是中弘碰了加多宝的瓷,还是加多宝碰了中弘的瓷?

无论是谁在撒谎,只能说中弘和加多宝是各有居心。

在这个事件中,对于一直徘徊于退市边缘、股价低于一元的“仙股”中宏来说,急需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来避免其退市。而对于中弘股份来说,这根救命稻草就是加多宝。于是中宏就想起了经营托管和重组的办法,爆出新的“盟友”加多宝,并披露了本部对外公布的加多宝业绩,想借此机会抬高股价,然而加多宝火速撇清与中宏的关系。

一天之内,中宏股份经历了涨停、被打脸再到停牌的闹剧。 而对于加多宝来说则有利用中弘的债务危局,通过债务重组“借壳上市”的嫌疑。虽然不否认中弘爆出的加多宝的数据可能与真实情况存在一定的出入,但是加多宝与王老吉的商标权纠纷确实令其损失惨重,诸多原因造成的业绩下滑使其不得不寻求新的出路来解决资金紧张的难题,并且加多宝也曾在公开声明中透露其开启了三年上市计划。

这样看来,借壳上市的确是有迹可循的,但是加多宝选择中弘股份这个“毒壳”上市来进军A股市场的确是勇气可嘉。 总之,这场闹剧出现的原因应该是内部协商失败导致的,应该是各自揣着各自的小算盘。

这件事目前来看,谁碰谁的瓷还看不清楚,也弄不清谁在撒谎,我个人观点,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加多宝之前确实想尝试借壳上市,但后来发现中弘股份太坑,紧急刹车中止;另一种可能是关键人物黄伟清自作主张,还滥用了加多宝的公章。

一起来回顾一下目前已知的事件进展。

中弘股份由于股价连续10天不足1元,濒临退市,于是发布了一份公告,说自己打算债务重组,其中一个参与方是大名鼎鼎的加多宝。

这个消息一出,中弘股份开盘就涨停了。谁知好景不长,半个小时左右,加多宝回应称,自己压根没和中弘股份签协议,中弘股份公告里提到的黄伟清,加多宝压根没给他授权。

事情一下热闹了,深交所为了防止事情进一步恶化,决定将中弘股份紧急停牌。

从上述内容不难看出,问题的关键在于,黄伟清究竟能不能代表加多宝?有网友找到了中弘股份的公告,协议上面确实有黄伟清的签字和加多宝的公章。

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是,加多宝的公章看起来像是复印件,这里是否存在被伪造的可能性?所以弄清黄伟清的身份便很关键。如果黄伟清是个骗子,那么中弘股份是在碰瓷,反之,便是加多宝在说谎。

最后再来看一下,加多宝是否又可能确实有意愿尝试借壳上市?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按照中弘股份的披露,加多宝这两年的经营数据着实不怎么样,2016年还净赚14.8亿元,到2017年便净亏5.8亿元了,如果能上市融资的话,加多宝的经营压力便得小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