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泛地进行了交流,在没有汉字之前,人们是如何进行交流的? <#21---->


时间:


感谢邀请。

没有汉字之前,人们如何交流?这是问在咱们“这疙瘩”。其实,所有国家和民族,一定都面临过同一局面。

很好解释呀,用语言交流呗。聋哑人就用手语和其他肢体语言交流。这是面对面的时候。离得远怎么办?唐朝岑参有一首《逢入京使》的诗——“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有了文字没有纸笔,可以带口信儿;没有文字的时候,离远了就只能靠捎口信儿了。 题主可能会说,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是讲如何把需要文字记载的复杂内容“交流”给别人或后人。

远古的时候,肯定当时的人们曾被这件事困扰过。 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肯定是先有语言后有文字——就是说,语言永远是第一性的,文字永远是第二性的。

据德国一个权威机构统计,现在世界上有5561种语言。据说约一半左右有对应文字,或者曾有过对应文字。超过100万人使用的文字有140余种。

到底人类何时“学”会了使用语言,这是令所有人类学家、远古史学家最感“头疼”的问题之一。但可以肯定,自“人猿揖别”之初,原始人类,就已经逐渐在形成自己独特的“信号系统”——被称为“第二信号”系统的语言。以色列牛人赫拉利,在他的《人类简史》里描述了这个过程。他称此为人的“八卦能力”——这是与动物的“语言”根本不同的,这种语言,可以促使人们结成任何动物都不可比拟的“社会组织”;可以更好地预见“未来”,而动物只看到“眼前”;这个能力使“人们”能够躲避灾害、逃脱猛兽的袭击并捕获它们……。总之,语言使人真正成为人——彻底与类人猿告别,且逐渐进化发展。

不过,这是个太缓慢的过程,大约经历了两三百万年。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演化为人的人们,主要靠语言交流。

质的变化,大约发生在距今一万前后的时候。

此时,人类实现了“农业革命”——从主要靠狩猎谋生,变为了靠种植和畜养生活——这使人口增加加快,社会组织更加完善成熟,剩余物品多了。 这种变化,产生了一个“副产品”,赫拉利称之为“记忆过载”——需要记的事情多了,人们的大脑不够用了。 于是,产生了“结绳记事”。

据《易.系辞下》记载:“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结绳怎么记事呢?古书解释说:“事大,大结其绳;事小,小结其绳,之多少,随物众寡”。

世界上很多民族和地区,采用过这种办法。直到12世纪,美洲的安第斯文化仍然依靠结绳记事。几百条各种颜色的绳子可以看作是“一本书”或“一本账”,能打上千个不同的结。赫拉利说:“通过这些不同颜色、不同绳子、不同打法的结,安第斯文化就能记录大量的数字数据,像是税收或是财产所有的数据。”

在这个时期,人们的交流,除了语言之外,又多了一种手段。

但是,“结绳记事”的办法毕竟笨拙。不仅记住的事情有限。最大的缺憾,是仍然对“结绳”者的人脑有极大的依赖——你打的结,我怎么能看懂?你不在了,信息还是丢了。 后来,就逐渐产生了采用图画(岩画)和花纹记事的办法。画一头牛,谁都看得明白;画上四条竖线或横线,大家都清楚是代表四个,等等。这距离文字的产生,又接近了一步。

再往后,大约在距今五六千年的时候,就逐渐产生了象形文字。

象形文字的产生过程,以汉字为例,比如按照“人”的侧面形状画下来,就代表“人”;一个人张开双手,就代表“大人”。慢慢的把“大人”里的“人”去掉了,单只代表“大”的含义。汉代的许慎说,象形文字就是“依类象形”。 上面这张图片,是距今5400-5000年的古苏美尔象形文字,刻在泥板上。它记录的是“在37个月里,共收到29086单位的大麦。由库辛签核。”

我还写了一些关于语言和文字产生的问答。如有兴趣,欢迎关注老沈,搜出来看看。🙏😊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问题本身就问得有问题。文字本身就不是人类交流的主要工具,这个问题让人觉得,好象没有了文字,人类就没法交流似的。人类交流的工具和方式很多,但一直以来,语言才是人类最重要的交流工具和方式。语言也是由简单到复杂慢慢发展来的。一开始,人们在一起共同生活、劳动,于是就有简单的交流,产生了共同的语言,语言意义约定俗称并不断扩大传播范围,便于更大范围的交流。语言传播过程中也有相互学习和模仿,于是变得越来越丰富。交流频繁的人群一方面固守自己的语言,一方面模防学习别的人群的语言,固守的部分就形成方言。当然,人类交流的方式除语言外,往往还配合肢体动作、表情、习惯等因素,但语言是主要的。

文字是后来才发明的,文字是人类智慧达到一定程度以后的产物。文字成熟后,就成为一部分智慧人群的交流工具和方式,文字和语言相结合,由此逐步发展出书面语言。文字和书面语言的交流一般掌握在较高层次人群中,普通人基本还是使用口语。《红楼梦》中贾家老母就说过:他们(指宝玉及其姐妹们)哪念过什么书,不过是识得几个字,不做睁眼瞎罢了。这虽是谦虚之言,却反映了读书识字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权利,文字对普通老百姓而言,不过是奢侈品罢了。过去老百姓和远方亲人交流,要么捎句口信,要么请人代笔写信,能识得几个字的老百姓确实很少,也很不容易。所以说,文字交流过去一直不是大多数人的交流工具和方式,口语交流才是主要的。

现在社会发展了,普通人都有了受教育的权利,读书识字不再是普通人的奢侈。现在通讯发达,人人有了手机,个个会玩微信,于是文字交流变得反而普遍。这就又产生了一个怪现象,有的亲人,甚至是长相厮守的夫妻,面对面不语言交流,却在微信上文字交流,或坐或卧,眼不离手机。这种交流方式堪为当今一大奇观,泯灭了人类交流的自然属性。于是才问出了“在没有汉字之前,人类是怎样交流的”这样的怪问题!我很怀疑,是不是还会有人接着提问:如果没有了手机,人类是怎样交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