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朝鲜族越来越少了,为什么有人认为现在的知了越来越少了?


时间:

答主是土生土长的山东80后,童年时代的印象里,“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的场景感特别鲜活,那时候的知了能叫得人睡不着觉。

金蝉,知了的幼虫,我们叫“知了龟”或者“知了猴”,天黑后,尤其是雨后,跟着大人寻找地上的小洞,轻轻挑开上面薄薄的一层土壳,引诱呆萌无助的知了龟上钩,拿回家,放到纱窗上,看着它蜕变成蝉,是难以忘却的童年趣事。大人们则喜欢去树林里用手电筒照知了龟和刚蜕皮的知了,油炸了当做调口小菜。

现在知了少了。感觉离不开以下几个原因吧:

一是人类吃的速度和数量超越了蝉的繁殖速度和规模。人啊,饥荒时要生存,温饱时要调剂,小康时要猎奇,从来没有停下吃的步伐。

在以前原生态的自然环境里,捕捉量还不足以抵消知了的繁殖速度,而现在,人口越来越多,消耗量越来越大,在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安徽等地抓捕知了做餐饮的现象十分严重,而知了幼虫要在地下存活5-12年才能破土而出,人一口吃掉的,是历经多年困难而长成的生命,供不应求了。

二是知了幼虫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影响。

分成三个阶段说吧:

产卵阶段:成蝉是将卵产在树枝里的,而因为城乡绿化需要,很多树种被人为用药干预,有的蝉卵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幼虫生长阶段:城市化进程、城乡改造、大兴土木……这些都是如今的高频现象。一片土地,今天还是一片平静,明天可能就随着规划被挖掘,这过程,不知葬送了多少成长期的幼虫。点此查看图片折叠原因

破土阶段:道路硬化普及,不用说城市,就是乡村道路,也都是普遍的柏油、水泥了,就算知了幼虫逃过了九九八十一难,长大成“知了龟”,在破土的那一刻,却被硬化的路面生生憋在了地底。

就像曾经的麻雀,这些看似顽强、无所不在的小生命,没准哪天就消失不见了。“蝉噪林逾静”的古诗,“声声叫着夏天”的歌儿,后人会不会难以理解……

本人农村人,的确有这个感觉哈。以前家乡经常出现的是一种迷彩色的蝉,不怎么漂亮,但是真的是多啊,树上一圈都是,到了晚上就扑灯,白天叫晚上也叫。就是这种,不怎么大。现在非常少见了。

上面这种蝉多的时候有两种蝉比较少,一种是被我们称为“配钥匙”的蝉,因为声音很像“配钥匙,配钥匙……”,还有一个是红棕色的大蝉。

现在迷彩色的知了特别少见了,配钥匙倒是多得不得了,不过没有以前迷彩色知了那么多,红棕色这种也变得比以前多了,但是知了总数确实是少了。但是我们那儿并不抓蝉吃,只是会采集蝉蜕卖钱。那为什么蝉变少了呢?


我的猜测有几个方面:一是蝉本身幼虫呆在土里,但是目前农药使用比较多,结果毒死了一部分。

二是蝉的成长周期问题,蝉的幼虫可以在土里呆很久再出来,最出名的一种蝉叫十七年蝉,因为幼虫在土里呆十七年再出来,一出来就是铺天盖地,每十七年爆发一次。所以我在想这种品种的更迭会不会是生长周期问题。

还有一种就是过度捕捉了,我们那里不捉来吃保不准其他地方不吃,蝉是会飞的,飞到别处产卵结果幼虫都被吃了,慢慢的也就少了也说不定。